新一轮农信社改革试点暴露出诸多问题应引起注意 切莫急功近利
 



  新一轮农信社改革试点暴露出来的问题,其中之一是〝急功近利〝。 新一轮改革目标有二:一是坚持市场化的改革取向,重构管理体制,明晰产权关系,完善法人治理结构;二是增强为〝三农〝服务的功能,加大金融支农力度.用周小川的话来说,就是坚持商业化原则,真正达到花钱买机制的效果.但是,回顾一年来的改革试点,我们发现,在实际操作中,上述改革目标已被简化为〝力争尽快达标,早日拿到和兑现专项央行票据等资金支持政策〝.而达标的关键所在:一是迅速提高资本充足率;二是迅速降低不良贷款比例.改革目标短期化,必然导致操作行为短期化.为了提高资本充足率,行政推动,层层加压,侧重宣传入股的好处,少谈或不谈入股的风险.在很短时间内就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增资扩股〝运动〝,某些省份甚至创造了日均扩股逾亿元的〝奇迹〝.而在增资扩股任务过大的地方,股金存款化,似乎也算不上什么秘密.为了降低不良贷款比例,各地农信社不约而同地走起了捷径──增加贷款投放,做大分母,稀释不良贷款比例. 据《金融时报》报道,到今年6月末,全国农信社各项贷款比年初增加了2594亿元,同比多增350亿元;剔除中央银行票据置换因素,全国农信社不良贷款实际下降4.06个百分点.据此测算,稀释因素对不良贷款比例下降的贡献超过3.5个百分点.数据涨落之间,依稀可见稀释不良贷款〝大跃进〝的身影.如此近乎饮鸩止渴式的短期行为,岂不令人忧心忡忡?难道为了兑现央行资金支持政策,值得拿农信社的可持续发展、甚至拿农村经济社会的长治久安做赌注来与央行博弈吗?  述评:以上所指农信社改革试点的急功近利现象,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此轮农信社改革试点与以往的几次农信社改革,在路径选择上有一点是大同小异的,即改革乃由政府主导、行政推动,直至具体的实施计划和步骤,无不在政府掌控之中.既然离不了政府主导,出现类似〝急功近利〝倾向也就在所难免.因为,政……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这篇要求至少是高级会员才能阅读!

    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

    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