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系统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征文稿“我家这四十年”征文



    40年前,14岁的我已经是辍学两年的社会少年了。那时候,一般人家子女都比较多,生活普遍艰难,加上受十年动乱、“读书无用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政策等影响,城里的孩子一旦读了中学就成了“知识青年”,按政策必须下放到农村接受“再教育”。所以人们普遍认为不如让孩子识得几个眼前字就下来做家务,或找个临时工挣钱养家糊口;没有哪家愿意花钱让孩子读了中学后再送去农村受罪的。
    那时候,我家四代同堂,十多口人挤在四小间面积总共只有八十多平的老旧公有瓦房内。我家兄妹五个,我排行最小,最高的文化程度是初中。老大初中一毕业就被下放去了宋集乡务农去了,做过赤脚医生,后来服兵役去了部队;老二是兄妹中唯一的女孩,怕被下放,读了初小就辍了学,后来进了居委会办的小厂研磨社;老三读了一年初中就辍学了,拜师学了木工,但还是未能“躲”过“上山下乡”,被下放到园艺场务农,做过小学代课教师,后来因病回城,父亲退休时顶职进了丝绸厂;老四比我早一年小学毕业,辍学后进了居委会办的小厂国画社,后来母亲退休时顶职进了集体的熟肉商店。我担心步老大老三的后尘,12岁就扛着自带的板凳辍学回家了,学会了烧茶煮饭、缝补浆洗,帮姐姐带孩子……
    现在回过头去想想,那时候自己实在是太年幼无知,太冲动了!无缘无故地耽误了几年应该读书的大好时光,实在是可惜啊!幸亏时隔不久,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城乡,人们的思想观念和精神面貌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特别是高考制度的恢复,更激发了人们读书求知的欲望。渐渐地,我也萌生了“要上学读书”的念头,并且这种愿望越来越强烈。尽管父亲起初不太情愿失去我这个做家务的帮手,舍不得四元钱的学杂费,但为了不耽误我的前程,还是四处托人,将我插入当时隶属于城郊乡的城南小学五年级学习,开始了我人生的新起点。我永远不能忘记,决定我人生命运的1979年春天——我复学了。可以说,这是我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如果没有这次复学的经历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一次次升学和所从事的教育教学事业
……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这篇要求至少是高级会员才能阅读!

    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

    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