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教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稿



    我出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们这一拨人成长到70年代后期,是跟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正好经历了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巨变,感受颇多,当我静下心来,把自己的成长放到改革开放中的大环境中去回忆时,我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慨,我们既是改革开放成果的受益者,也是改革开放一路风雨的见证者。如今改革开放已经稳健走过了40个春秋,所以我经常大言不惭的说: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
    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住在京杭大运河畔以’小上海’而著称的XX市XX镇。古镇三面环水,是一座具有一千多年历史的水乡古镇,素有“黄金水道金三角“和“苏北小上海“之称。它于马陵山 、 骆马湖三位一体,山清水秀,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形成了“一山一湖一古镇”旅游特色。“揽胜马陵山、拜水骆马湖、探访窑湾镇、品味农家乐已经成为新沂生态旅游的“金字招牌”。为我的家乡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在我小时候,父母每天起早贪黑,到队里接受小队长安排的任务,为了多争工分多分钱,常常夕阳落尽才回家。作为老大的我自然是家里的帮手,洗衣、做饭、照看妹妹,样样行。每天放学先去挖一篓野菜喂鸡喂鸭喂猪,很累,根本没有时间玩。晚上经常停电,没事就摸黑聊天或干脆睡觉;有时点着煤油灯,第二天每人都有两个黑黑的鼻孔。童年的生活比较拮据,饼子、山芋干是饭桌上的主角。那时所有孩子最盼望的是过年,因为过年能吃到饺子,吃到糖等,还可能穿上一件新衣服。 慢慢地,生活有了变化。各种混合面馒头成了家常便饭,每月还能吃上一斤花生油;院里多了一口压水井,再不用去村头井里挑水喝了;
    我经历过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拔苗助长的岁月,也曾在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更多的是饱尝大集体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人类文明;男女老少、说说笑笑、一年四季、割麦栽稻、忙忙碌碌、肚子温饱的社会主义好。可是那时传说中的电灯电话、楼上楼下,似乎是天方夜谭。像我这个年龄,住的都是老一辈辛辛苦苦,请乡里乡亲帮忙,拉土和泥,利用生产队分给的、好几年积攒的麦草、父亲在堰旁拾点废地收的田箐秸秆,家前屋后栽的成材树木,从开工到起工,少说也得忙上几个月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盖的草房。常言道:与人不睦,劝人盖屋。老人那个心酸真是难以言表啊。我家就是这样盖的三间草屋。那时,谁家要是可过点,最抢眼的是买点砖头,盖个“四眼青”。您别说,这草屋虽然低矮,倒是冬暖夏凉。我就在这样的屋里一住就是好多年,从上学直至工作、到娶妻生子……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这篇要求至少是高级会员才能阅读!

    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

    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